首页 jjh正文

最小最大化是经常在游戏策略方面使用的资源管理术语。

最终幻想

最小最大化是经常在游戏策略方面使用的资源管理术语。这是在最大程度地节省成本的同时最大化结果的过程。

jjh

在《最终幻想》游戏中,关键资源是时间。您的角色开始虚弱且装备不足,但是您击败的每个怪物都会获得少量的经验值,能力点和金钱—这些金钱可以用来增强角色,学习新技能并购买上乘的装备。有无数的怪物要战斗,所以一个常见的策略是简单地徘徊几个小时,将道路上的一切都杀死,直到你变得强大,有才华和富有,足以克服面前的挑战。此过程称为研磨。

jjh

这意味着我必须要有效率并且要提前计划。

jjh尽管我很喜欢这些游戏,但这些游戏大约需要40-50小时才能完成,而在高中时,我的游戏时间仅限于周末的几个小时。这意味着我必须要有效率并且要提前计划。我只会根据需要磨碎尽可能多的东西,并且只会对付难度系数最大的敌人。我花了一些时间在游戏初期加电,此后才定期加电,这使我高效地前进了。尽早地花一两个小时进行研磨比浪费时间来解决困难的挑战要好。在中后期游戏中获得EXP EXP等增长乘数后,我将访问经验丰富的区域并认真研究直到完全通电。表面上看似漫不经心,但有效地磨削实际上需要大量的计划和策略。


jjhjjh我在高中时经历了很多磨难,最终以洛杉矶的小型艺术磁铁的告别者和首席双簧管的身份毕业。我想认为在这段时间里,我在艺术和学术上都获得了最大的收获。

jjh

当然,这最小化了我与朋友出去玩或女朋友的经历。上大学后,我就下定决心要扭转这一局面。


塞尔达传说

通过这些课程,我能够凭着牙齿的皮肤毕业,甚至可以在皮克斯(Pixar)实习。

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,我选择了电气工程/计算机科学专业,然后才知道这是最难的专业。我还参加了许多学生俱乐部和活动,从与管弦乐队演奏双簧管到在加州夏威夷俱乐部跳舞草裙舞,不一而足。我的夜晚和夜晚都很活跃,但是我很少能在第二天早上及时上课。如您所料,我在课堂上表现不佳。


到高三时,我的GPA太低,以至于我有不能毕业的危险。我高中的学业足以应付低年级的班级,但是我在上层级的班级中挣扎,涵盖操作系统,数据库和数字组件设计。直到高三,当我参加人工智能和计算机图形学课程时,我终于脱颖而出。这些课程涵盖了诸如路径查找,纹理贴图和关键帧动画之类的游戏概念,这并非巧合,我从一生就玩过《塞尔达传说》等游戏时就非常熟悉。通过这些课程,我能够通过牙齿的皮肤毕业,甚至还可以在皮克斯实习。


在Pixar之后,我根据《塞尔达传说》开发了一款数学冒险游戏的原型。反过来,这帮助我获得了斯坦福大学教育研究生院的学习,设计和技术硕士学位课程的录取。学习教育是一个深思熟虑的决定,旨在通过元认知学习(即学会学习)发挥自身能力,从而使我的能力达到最大化。


TempusMUD

jjh在大学里,我还花了很多时间在基于文本的角色扮演冒险游戏TempusMUD中。在这个庞大的多人在线(MMO)世界中,我努力攀爬和社交化了通往公会领袖的队伍,并最终受邀为游戏本身做一些代码和设计工作。这是我第一次游戏开发经验。

jjh

jjhjjh我继续花了二十多岁的时间,从游戏设计师到游戏编码员再到游戏公司首席执行官,从游戏原型到音带作曲再到游戏服务器架构师。(回想起来,一旦我与游戏建立联系,即使我的数据库类也变得有意义。)对于我的专业游戏开发服务,我已经获得了数十万美元的报酬。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